• <object id="9ut4k"></object>

  • <tbody id="9ut4k"></tbody>

    <tbody id="9ut4k"></tbody>
      1. <dd id="9ut4k"><center id="9ut4k"></center></dd>
          <tbody id="9ut4k"><pre id="9ut4k"></pre></tbody>
          1. 忻州跤鄉往事(三)


             關注“忻州門戶網”,忻州人文風景很全了


            摔跤作為娛樂,在人類應算做一項較原始的活動。中國的有文字以來,史書上有關摔跤的事記載很多,唯有這具有忻州特色的、忻州式的摔跤卻不見史書記載。筆者不才,翻遍殘存的幾本《忻州志》,僅在清末光緒六年的版本上見有這樣幾句:“秀容東南雙堡王增壽,號為外力,善角抵,人莫能敵?!背酥?,那就是世代傳說了。

            圖片

            據傳,北宋以前,忻州地帶的人們也喜摔跤,而那僅限于一般玩耍。到了南宋,著名抗金將領岳飛被殺害后,其部下一位忻州籍的老兵回到故鄉,為寄托他抗金的意愿,便把在軍中所學的帶有武術色彩的拳腳和摔跤本領教授給鄉鄰。適值戰事頻繁,摔跤不僅有御敵防身之用,且有使人健身娛樂之功,極易演習,世代相傳,終成習俗。前面說過,忻州自古多水草,后又牧羊頗多。天賜的自然條件,終于在元以后演成了那撓羊賽的習俗,并且久而不衰,今日更盛。

            據老年人回憶,民國初年時,忻縣每年大型的撓羊賽就超過百次。跤手輩出,更迭迅速,眾多的撓羊手,一般在跤場上叱咤兩三年就銷聲匿跡。記得在民國十四、五年時,樊野村有一賣菜的,身高體壯,體重足有200 余斤,時人都喊他為“菜團長”。菜團長摔跤撓羊,全憑一身力氣,不料兩年后在一次廟會撓羊賽上遇到了部落村的胡黃堂。胡20多歲,體重剛過百斤,機敏過人,人稱“小狐子”,先前多次交手,均被菜團長扔下跤場。這次交手不過三分鐘,菜團長先是幾次把小狐子抓起拋出,小狐子都穩當當地站在地上。正當菜團長急于出招猛撲向前抓小狐子時,小狐子借他的力使一鉤腳,菜團長被重重地摔在地上。從此,小狐子獨占了忻、定、崞三縣的撓羊漢六七年之久。

            大約到了民國20年前后,段家莊出了個肖計全,不僅力大,且手大臂長,人送外號“大簸箕”。還有晏村有個高四狗,中等身材,敦實得象個鐵疙蛋。二人撓羊互有輸贏,在別地也成一方霸主。唯獨遇上那小狐子,二人便都不成為對手。而這高四狗,心強好勝,對一年中多次輸與小狐子很不服氣,閉門不上跤場,在家苦練了三年,終于在小狐子30歲上把小狐子摔下跤場,自己成為一代“跤霸”。

            在小狐子這一代跤手中,傳統的撓羊賽摔跤技巧得到了全面的發展和新的突破。什么撲腳、勾子、絞子、抱腿等,都在閃、躲、騰、挪的靈活運動中得到了極好的配合使用。常用的貼身背子,也有了大背、小背和野背之區分。雞抹嘴、老牛夾背等技巧亦多見使用,且得心應手。

            顯然,發展起來的摔跤技巧并不是每個人都會用。民國年初,忻州東北的真檀村,有個叫王二的,體重足旗 250斤,人送外號“醋糟囤”。這人只會一招:抓住對方勾腿下壓。被他壓倒在地的對手半天爬不起來,連續壓倒三名對手,對方就再無人敢上場了。王二在忻定地帶英雄一時。兩年以后,南肖村的焦計全“出世”。這焦計全,家有一棵紅棗樹,從9歲時起,就天天拿腿勾、踢、繞那棗樹,直到20歲,練就一雙鐵腿。只要焦計全來參加撓羊賽,無論是誰,只要著了他的腿,便非敗下場去不可。那醋糟囤,只要見是焦計全在撓羊賽場上,便拱手從命——認輸。

            春風一陣又一陣,陣陣都綠忻州地。民國二十五、六年間,一代跤手又脫潁而出:芝郡村的蘇四、毛猴、桂玉子;西樓村的孔煥壽,代郡村的郭英堂;高村的史滿寶,盧家野場的尤四;安邑村的趙鐵貓,都是忻州竟內說起來無人不曉直豎大姆指的撓羊漢。其中唯那史滿寶,好象得了小狐子的真傳,英名傳遍二州(忻州、代州)五縣(崞縣、定襄、靜樂、五臺、繁峙)。

            圖片

            1937年11月,日本帝國主義侵入了忻州。忻州人民同全國人民一樣,英勇頑強地進行了八年抗戰。打敗了日本帝國主義以后,忻州兒女又投入了偉大的解放戰爭,直到新中國成立。在此期間內傳統的撓羊賽摔跤賽完全的蕭條了。

            新中國建立以后,跤鄉的摔跤運動獲得了新的生命。1949年至1956年,獲得幸福生活的忻州人民,全面發展了傳統的摔跤活動。據粗略地統計,1949年以后,全縣每年大型的撓羊賽多達上百次,小型的撓羊賽則多不可數。在此期間,先后涌現出了趙雙煤、郭大個子、張海云、張學明、劉四金、肖東海、李小友、高書文、崔富海等百余名著名跤手。

            1956年 8月,崔富海與定襄的張毛清第一次代表山西參加了在北京舉行的中國式摔跤比賽,愧無摘冠。三年以后,還是他兩人,再度進軍北京,參加了全國第一屆運動會,結果分別取得了中國式摔跤各自級別的第一名,跤鄉的抱腿絕招轟動京城,為山西、為跤鄉人民爭得了榮譽。

            從1958年以后,傳統的摔跤活動,在黨和人民政府的關懷下,為適應全國的和國際的摔跤比賽,在比賽規則上納入了全通統一的規定,在技巧上愈來愈講求科學性,各種招式都從力學的角度予以了精細的研究和全面的改革發展。其中僅“抱腿”一招,就劃分出40余式。掉跤運動在跤鄉出現了前所未有的興旺景象。

            1956年至現在,忻州摔跤隊在參加全省的摔跤比賽中,多次奪得團體第一;先后為省摔跤隊輸送了150多名優秀選手。在歷次參加的全國比賽中,忻州籍摔跤隊員共奪得金牌59塊,銀牌47塊,銅牌35塊,第四至第六的名次共107人次。

            忻州籍摔跤隊員先后有19人參加了出訪和迎訪外賓的比賽,在國際間不同的比賽級別上,取得了三、四、六的較好名次。20多年來,忻州先后涌現出國家級摔跤健將十名。1980年10月,為適應國際上摔跤運動的發展需要,忻州在全省首批創建了女子柔道隊,為山西,也為全國的摔跤事業又獻上了一朵新花。

            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以后,跤鄉人民的摔跤運動又有了新的發展。為敢勵群眾性的摔跤熱請,為提供良好的職業跤手相互交流跤技的機會,從1983年至1986年忻州先后舉辦了四次跤王杯賽和兩次五臺山杯跤王賽。跤王杯賽除本縣各鄉鎮的跤手參加之外,還邀請了鄰縣的跤手參加。凡來參賽的跤手,都有一個基本的條件,那就是先前曾在撓羊賽場上扛過羊的撓羊漢。賽程和規則要求嚴格按照囤國通用的摔跤規定進行,并實行循環賽制,讓每一個跤手都得到充分的技術發揮。五臺山杯跤王賽,邀請了全國七個省級摔跤隊參加(其中包括火車頭隊),真是好手云集。前后這六次王杯賽事,其中有五次的第一名被忻州跤手奪得,充分顯示了跤鄉忻州具有著較高的技術水平和雄厚的摔跤實力。

            圖片

            久久只有精品婷婷五月天尤|FREE×性护士VIDOS欧美|欧美日韩亚洲第一区|国产精品igao激情视频
          2. <object id="9ut4k"></object>

          3. <tbody id="9ut4k"></tbody>

            <tbody id="9ut4k"></tbody>
              1. <dd id="9ut4k"><center id="9ut4k"></center></dd>
                  <tbody id="9ut4k"><pre id="9ut4k"></pre></tbody>